— Iris子沫 —

【东凯/凯东】小狮子与老干部系列(七)世界好怪


东凯/凯东无差

可能这章仍然无法完结……_(:з」∠)_

OOC属于我 爱属于他们

以上~






灯光随着舞池里劲爆的音乐迷乱的流动 映出一张张忽明忽暗、五光十色的脸。

角落里的沙发上,王凯的视线不自在地掠过舞台上钢管舞娘黑白分明的性感身段,挪了挪屁股、他偏过头来咬着牙问一旁的程皓枫:“这就是你说的绝对靠谱的行程?”

程皓枫看着这群魔乱舞的环境有点心虚,但还是强调似的笃定道:“对啊!我还专门问过一个有经验的朋友,他说这种环境下人最容易意乱情迷,然后就会顺其自然的发生情感上的化学反应。”

“意乱情迷你个头!是被晃得眼花缭乱才对吧!” 想起进门前东哥在酒吧红光闪烁的招牌下递过来的那个意味不明的眼神,以及王鸥挂着一脸了然的暧昧笑容压低声音的那句“加油~”,王凯闭上满是重影儿的眼睛,在心里爆了句粗口。

他现在只想立刻把程皓枫连同他那个到处坑人的朋友一起打包丢到北极圈,邮费自付!

心神不定的王凯还没有意识到:从中午程皓枫提议去某某山上自助烧烤的时候,他就应该终止对他这个好兄弟能拿出可行性计划的期望——还真把工作日当没人出游啊!到时候自助烧烤变围观收费,那才真的是人间惨剧!

一抬手,半杯冰镇Vodka裹着火烫过王凯的舌根、一路烧到胃底。
他试图用这种方式让自己冷静,虽然事实上并没有什么卵用,可是“来都来了,只能顺其自然了。”。拉过站在桌子中间的酒瓶,王凯又给自己添了满满一杯。

对面和靳东聊得热火朝天的王鸥正扬着头大笑、被灯光染红的眼尾恰好撞到王凯握在酒瓶上的手。
她脸上还未消褪的笑意有片刻的凝滞,然后不知想到了什么,马上又泛起更深的涟漪。




对于王凯与自家“师哥”之间的暗流涌动,王鸥不敢说自己是最早发现端倪的那个。
但也许是天生直觉惊人,所以只是无意间的惊鸿一瞥,王凯在导演喊卡后仍如蛛丝般轻附在靳东脸上的视线就让她恍然惊觉:那不是剧中作为明诚的一片丹心,而是王凯在名为靳东的沼泽里的泥足深陷。

当时王鸥的第一反应是要把他拉上来。
可她发出的每个暗示都被王凯故作未觉地挡下,每每让她挫败又无奈。
可后来她看着他的笑,竟总像看见靳东常捧在手里的那杯茶,盛着满满苦涩蒸出一方悠然的香,再在舌尖上生出一点回甘。

然后她想帮他。
可她又怕这是害他,她更不能肯定的是这样会不会同时毁掉东哥。
同样是被镜头和目光围追堵截的艺人、王鸥更懂感情就是深渊,只要一步没有站稳就会落下崖底,被舆论啄食、尸骨无存。

可在接到程皓枫电话的那一刻起,她决定丢下一切顾虑。
有人已经足够勇敢,所以她要帮他,更要帮他们!


“师哥,我去找你家阿诚玩一会儿。”,顺手抄起桌上的一瓶威士忌,还没等靳东反应过来,王鸥就起身挤到了王凯的身边坐下,“一个人喝酒多没意思!来,凯凯,我陪你喝!”。

“好啊~ 来啊!”,王凯即使情绪还是低落,仍举起酒杯利落地和王鸥碰了下,马上就喝下一大口。

说实话,对于现在的王凯来说,这个时候身边有王鸥陪着,会奇异的感到一点安心。

他在圈里本没有那么多好友,王鸥更是其中为数不多的女性。而让王凯最温暖的是,在看破他对东哥的心思之后,王鸥还愿意对他伸出手。

他虽然不知道王鸥突然跑过来是干什么,可他知道,朋友不会害他。


所以王凯只是尽兴地喝,不知不觉就被王鸥灌了快有两瓶。
他努力撑开下坠的眼皮,想要把眼前的一切看清楚些,可马上就被酒吧不似人间的灯光晃得眯成了一条黑色的线。

一旁的王鸥在继续和他聊,“对,东哥真的是个很好的人。上次我妹妹去他们组里采访,东哥听说了以后还亲自领着照顾。后来不知道怎么就有小道消息说那是东哥的女朋友,东哥听说了以后倒也没生气。反而还在电话安慰我。”

一边说着,王鸥一边端起酒杯抿了一口,不着痕迹地观察王凯的反应。

王凯的状态还像刚从过山车上走下来,眼睛的焦点不知是落在了棚顶的哪一盏吊灯上,他无意识地附和着“嗯,东哥就是大度!………东哥一直特别好……”,格外抑扬顿挫的音调听起来活像坏了的收音机,忽高忽低的炸耳朵。

……“你妹妹……东哥的女朋友?”附和了两句后,王凯才迟钝地抓到关键词,被加上了雾化效果的眼睛让他的世界一片朦胧,他努力运转着已经被酒精麻醉到偏瘫的大脑,企图梳理清楚自己刚听到的话里的信息。

“所以那是小鸥的妹妹?……不是东哥的女朋友?!”,挣扎一番之后,王凯终于得到了这个让人高兴的结论。

“太好了……!”他在心里默念了一声,有点收到礼物一样的开心。

酒是个好东西,让王凯失去了一些对面部神经和肢体运动的控制,所以他表现的也是十足的开心。


——王凯一把抱住了旁边还在注意他表情的王鸥。

一直默默注意着这边的靳东握紧了手里的杯子。

——王凯把头放在了王鸥的肩膀上。

靳东扭着脖子闷了一杯酒。

——王凯贴近王鸥的耳边说了句什么,然后王鸥听完以后很感动的回抱了他。

“小鸥,别再劝他喝酒了。瞧这都醉成什么样了!”靳东终于出声打断了这个温情的拥抱。

被阻止接触的俩人一个满脸都是“我什么都不知道,我醉得很厉害”,另一个则是暗暗撇嘴,心里傲娇的小人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哼,就知道东哥也不是无动于衷!”。

“好好好,我不和他喝啦!”想归想,王鸥还是马上讨饶,“东哥,反正已经这么晚了,凯凯也已经醉成了这样,您就先送凯凯回去吧,反正你们现在正好住在一起。”王鸥拍了拍王凯的背,用手撑着他的身子艰难的把他扶了起来。

靳东有点犹豫,但看着王凯实在是醉的不轻——尽管灯光让每个人的脸色都难以辨别,但看王凯的眼神就知道,他基本是失去意识了。
再加上王鸥刚才那番话说得的确是有道理,靳东踌躇一下也就上前两步把王凯接了过来。

“王凯已经喝醉了,我先送他回去,你们大家继续玩啊!”靳东招呼了一声坐在桌子旁和人聊天聊得正起劲的程皓枫,然后受到了对方热情而敷衍的欢送:“好的好的好的!东哥您先送凯凯回去,路上小心啊!”



站在酒吧的门口,鼓噪的冲动被挡在身后。耳垂上传来另一人湿热而规律的吐息,脚下踩着一片都市的灯红酒绿。

夜风拂乱了靳东没用发胶定型的头发。

王凯不安的动了一下,嘴唇擦过了靳东修长的脖子,给裸露的皮肤熨上了一层热度。

靳东僵着身体触碰了下那块被上帝选中的皮肤,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好怪——自己也好怪。


他扶着王凯向不远处的停车场走去。



迷离的灯光下,有一声模糊的“fuck”被凉风渐渐吹散。


TBC.

我也好怪_(:з」∠)_

评论(1)
热度(30)

2016-05-15

30